肆月的猫!

我是肆月的猫!,随手写写文章,若能得三两人欢喜,便已知足!

青春年纪美好的你

我终于失去了你

初见时,楠隅刚进公司,是林师兄带楠隅办理入职,带楠隅熟悉业务,耐心的回答楠隅提的每一个问题。对楠隅的照顾算是无微不至,大家都有目共睹。
同事甲说:“楠隅,你刚来林师兄就对你这么好,我和他当了这么多年的同事也没见他给我特地买过一杯咖啡,这林师兄啊八成是喜欢上你了。你可得好好把握,你可别看他好像什么都不会,什么都不上心的样子。其实这人是优秀着呢。”
楠隅说:“林师兄对我好因为照顾新人吧。反正我觉得现在应该先暴富要紧,哈哈哈。”林师兄固然是好,但在楠隅心里还没有到可以恋爱的地步。何况楠隅初涉职场,确实没想那么多。

“楠隅,你相信一见钟情吗?”
“我相信啊。但是一见钟情这么浪漫的事不会发生在我身上,因为我是要相处久了才会有感觉的人”
“这样子啊,那么你会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呢?”
“我可能会喜欢高一点的男孩子,但是这种事情主要还是看感觉。”
那天林师兄约楠隅吃饭顺带看了个电影,于是有了上面的对话。
吃完饭楠隅觉得心有不安。平日里林师兄就对楠隅百般照顾,如今又是吃饭又是看电影,总觉得心里堵着什么。
于是楠隅找尽了各种机会,想要回报些什么。然而还没有机会回报,就等来了林师兄的表白。
“楠隅,我们认识了也有三个月了,我喜欢你,你能做我女朋友吗?”
“对不起,林师兄,我还没有那个想法。”
“好的,明白了。”
林师兄就是这样,从不会为难楠隅。三言两语,没有做过多的纠缠。如此一来,在楠隅心里反而多了一丝愧疚。

很长一段时间,他们似乎不再有交流。心里的愧疚感在角落里蒙了灰,楠隅想着该翻篇了吧。突然有一天,林师兄主动找了她,他们一起吃饭了。
这一次他们聊了很多,没有想象中的尴尬,气氛轻快舒适,像两个许久未见的老友。聊天中楠隅知道原来前段时间林师兄去了国外进修设计。他们畅聊了近况,也一起遥想了各自的未来。
这一次,楠隅被林师兄的坦然所感动。大概是之前没有主动了解过林师兄,又或许是林师兄藏得太深,低调得让人看不到他的优点。对于林师兄的进一步认知,楠隅开始有些欣喜,甚至有些期待。

他们仿佛又回到以前了,林师兄依旧对楠隅照顾有加,偶尔一起吃饭,散步,会聊远大的理想,也会吐槽生活琐事。
“楠隅,你比较受不了自己的哪个缺点?”
“我啊,比较懒。一切麻烦的事我都不想沾。比如说我去买水果,我一定买可以洗了直接吃的,不用吐籽不用剥皮的那种。”
“那你喜欢吃虾吗?”
“喜欢吃啊,但要叫我剥虾,我就宁愿不吃咯。嘻嘻!”
“那如果有人剥给你吃呢?”
“这么好的待遇当然吃啊。”
。。。。。。

林师兄再一次带楠隅去吃饭的时候,真的点了虾。然后在不容楠隅拒绝的情况下,给楠隅剥了一个晚上的虾。不感动是假的。这是第一次,楠隅的内心似乎被什么触动了一下。

一次又一次,总是在偶然间得知,林师兄会做编辑,会做摄影,偶尔还会写点文章,相处越久,楠隅越佩服这个一身才艺却又低调的林师兄。
朋友说:女孩子就是容易被比自己优秀的男孩子吸引。

楠隅开始喜欢这种感觉,很舒适。可惜楠隅却从不表达自己的这份欢喜,或许有些不知所措。
友人说,女孩子就该找一个愿意主动对自己好的男孩子。林师兄的好,毋庸置疑,但是楠隅迟迟不敢跨出那一步,楠隅担心换了一种关系,这种感觉便会消失;楠隅担心自己还不适合谈恋爱;楠隅担心自己会辜负了林师兄的好意,楠隅担心的实在太多了。

也许世界太拥挤,人和人太容易失散!
楠隅最喜欢的歌手在邻城开演唱会,那天,林师兄买了两张票邀请楠隅一起去,楠隅答应了。
但是演唱会当天,楠隅失约了。楠隅纠结了一个晚上,终究还是没劝过自己。
楠隅不知道林师兄有没有去看演唱会,更不知道林师兄是不是等了自己一个晚上,楠隅没问,实在没有启齿的勇气。

很多事情犹如天气,慢慢热或者渐渐冷,等到惊悟,已过了一季。

后来林师兄和楠隅渐行渐远。就像是一场声势浩大但无人知晓的离别,连再见都无需说出口,也许这一次就是真的道别了。

楠隅知道,这一次 她终于失去了他

不会写散文诗的老人


前段时间听到李健唱了一首《父亲写的散文诗》,我并没有像大多数人那样动情到流泪,但这首歌确实让我脑海中一下子浮现出他的身影——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村铮铮汉子。       他识字不多,更不会写散文诗,他忙忙碌碌一辈子,只为妻子儿女能过的轻松些。
最后一次见到他,是去年秋天的病房里。听他家人说,他一大把年纪了,腿脚不方便却还是一刻也闲不住,总想着去看看田里的蔬菜,或者拾点柴火。结果把腿摔断,如今住院。
见到他时,整个人已经瘦到只剩皮包骨,双眼深陷,骨头突出,躺床上胡言乱语,完全没有了当年干农活背柴火时的意气风发,竟还有些骇人。他已经全然不记得我,只是双眼空洞的望着我,也许他曾努力在脑海中搜寻过我的影子,但最终失败,直把人盯着毛骨悚然。他家人说,老人大概是老年痴呆了,除了妻子儿女,其他人一概不记得,还神叨叨的,嘴里总是念着已故之人。
老人一生一共孕育了七个子女,先后死了一个儿子,一个女儿,还剩下五个,按理来说也该是子孙承膝,安享晚年。然而病房里却只见到他其中一个女儿的身影,因为多个日夜的照顾,现今也是到了疲惫的极限。于是向我抱怨道:“老人的大儿子说并没有钱,不打算理老人,所以不出钱也不愿出力,小儿子因为家里有生意需要照看,只能出钱,至于其他姊妹,出嫁多年,更是不会理老人,而她,实在不忍心看着老人自生自灭。”
从医院出来的时候,已经傍晚,还剩些余晖洋洋洒洒的照射着大地。这夏末初秋的夕阳已经感受不到热意,时不时的一阵风,竟还有些许凉意。不禁唏嘘,任何事物,在时间面前都显得那么渺小和无力。曾经身强体壮的铁血男儿,靠自己的臂膀撑起了整个家,如今却也只能躺在医院里动惮不得。
一个月后,突然被告知,老人已故。意料之中的意外,我并没有很难过,只问了一句“老人走的时候痛苦吗?”得知是自然老去,便松了口气。在心里默默为他祈祷,愿有一个心善的摆渡人,带他到达彼岸,从此不再悲伤,不再痛苦。我总觉得老人走了,反而是一种解脱,对他,或者对他家人都是吧?老人走的时候八十九岁,走之前,他家人还在策划九十大寿要怎么办,说是一定要办的声势浩大,让全村人都一起庆贺,毕竟如此岁数,在村里也不多见。只是,谁曾想,竟没能撑到这大喜的日子,仅差几个月,便撒手人寰。
老人已经老成了一堆旧纸钱,他那一辈人留下的足迹,在几场风雨后 就将被抹去痕迹。这片老人开垦了一辈子的土地,最后成了埋葬他的归宿。终究还是成了往事,封在了记忆的灰尘里,无人再想起。
清明已至,却突然想起了他,于是执笔写下。
愿我们都能不再执着往事,珍惜眼前人!

肆月的猫!
2017.04.02
无锡 阳光 微风

谁怂了 谁眼睛红了!